孤树上人

【红心之王】反目(m4在我大哥返回格里芬辖区的路上来截我大哥,被打包送回16lab)

“够了,跟我回去吧,16姐。就算是来硬的,我今天也必须把你带回忤逆小队。”

“忤逆小队?你怎么和那些人混到一起去了。我以前怎么告诉你的?不要从政,不要从政。我就离开这么几天就不记得了?”

“离......开这么几天,离开这么几天,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你竟然就这么一句话带过去了!!当时为什么不来见我??”

“我还有别的安排啊,怕把你卷进来。”

“你总是这样,想着其他所有人,唯独不想着自己。”m4脸上没表现出来,声音里却带着凄凉,“16姐,我今天就要证明给你看,你不在的时间里,我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队长了。”

“是吗?哈哈,我倒是觉得你一直都是一个合格的队长啊。”

“如果我赢了,你就回来吧,你希望的话我会离开忤逆小队。”

“别闹了m4。我肯定会回来的,但现在不是时候。”m16摇摇头。

m4没理她,自顾自往下说,“如果我输了,我们从此再无交集。”

m16眼神尖锐了。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m4。”



m16躲在掩体后,尝试分辨出m4残弹的数量——她知道m4一个弹夹习惯装27到28发子弹,换弹时间只需要半秒到一秒。但对于十分了解m4换弹时机的16来说,足够了。

m16把枪上的保险关闭,从战术腰带里抽出甩棍。

一梭子结束,m16从水泥板子后探出头,没想到视野里一个长条状事物朝着自己飞来。定睛一看,见鬼,这不是m4的枪吗。她用枪一拨,m4人也到了身前。
m16虽然有些吃惊,但还是镇定自若。左手把枪往背后一转,右手甩棍甩出,不顾m4朝自己面门刺过来的军刺,直接照对手脖子就打。
靠着自己有护甲可以扛一下,还是选择首先趁着对手出招直接制服为上——似乎是基于如此判断,m16做出了这样的应对。

m4见甩棍到身前,军刺变向,去截甩棍。m16似乎早就等着这下,腕子猛地加力,顺势去迎m4军刺,想把她持刀手镗开。m16的左手已经跃跃欲试,准备把m4放倒。
军刺接触到甩棍,削泥巴一样把合金制甩棍拦腰截断。m4面无表情,左手推着军刺末端双手二次发力,又向m16脸上刺去。
m16把半截甩棍一扔,双手及时掐住m4手腕。双方角力竟然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m16一脚把m4蹬开。
下一秒,二人再进入彼此的攻击距离时,m16已经拿出了音速切割匕首。

“手感不对。你也有护甲了么,m4。”m16暗暗吃惊。

她用辅助臂顺着军刺扎来的方向牢牢固定住m4的右拳,手肘架住m4左手,手起刀落就把m4持刀手切了下来。随后是找准后脑勺猛地一击,m4一声不哼直接昏迷过去。

战斗结束。16看着手上拿着的m4的胳膊,就算被切断了,m4的断肢还紧紧握着军刺。她面色平静,胸口剧烈起伏,内心后怕。
自己一条辅助臂基本上已经废了。由于长时间握持军刺,手掌内侧被融化得坑坑洼洼。
“热能军刺??什么时候m4的发电机供得起这种武器了??”
她把断臂用绳子绑在背上,将m4翻了个身脸朝下,打算坐在m4身上。想了想没舍得,还是把她正了过来。
她在旁边随便找了个破烂箱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热能军刺???”

她回想着m4照面的动作:那是抱着杀了她的决心在战斗。
m16什么都没说,只是大口呼吸着让自己的辅助化学电池得到充足的氧气来抵消刚才交战消耗的量。她把手放在m4头上,似乎在确认这个刚才试图杀掉她的人形还是不是那个她熟知的m4。这个动作仿佛能让她迅速平复下来一样,m16静静地坐着,看着外面的夕阳逐渐落下。
“继续恨我吧,m4。”整整十分钟,她一动不动。

————————————————————

(太难了,动作戏太难了,渲染也过少。半成品,成文之后得大改,比如写一写m4视角之类的。前后可窥。存根。)

【片段练习】416入队被鼻梁骨教育

“45姐!”
45伸出手拦住想要搀扶自己的9,“没关系的。”她阴恻恻地笑着,啐了口血唾沫,反手抽出匕首,看向416,“是时候给这个前公务员上上一节器械搏击课了。拔出刀来,吃皇粮的小崽子。”

416笔直地站着,无动于衷。“如果我是你,我会再三考虑我的措辞。”

45不再废话,突然脚下发力,矮身向前,拉近与416的距离。“速度不错,可准头太差了。”416看来似乎游刃有余,刀都没拿,微微闪身躲开,45直接一个假动作变向把匕首横着划出,416隔开胳膊,伸腿就去顶对方小腹。45垫步退后,顺势往回抽刀,去切416的格挡手,却被416反手牢牢扣住手腕。交手不过三招,45已经失去重心,半个身体悬在416抓住的手腕上。
“太差了。这点水平也配......”
话没说完,45左手猛地挥拳向416脸上击去。

416显然完全没想到地下赫赫有名的ump45竟然这么没有风度,一点防备都没有。她自信的觉得自己刚才那几下已经把这位404的薄弱队长震的死死的,待会就是退和谐位和谐让和谐贤的剧情了。

416保持着刚才自信从容的表情,被45的一记老拳打的眼冒金星,一头栽到地上。只有眼中满是震惊。

随后45不顾9的劝阻,骑到416身上疯狂殴打这位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前同事,这位六局出来的精英战术人形,这位第一天加入小队就被再次见面的手下败将队长一拳打懵了的404小队新成员。

“加入404的第一课,在确认对方死透之前,永远不要自作聪明。404不需要俘虏。”

————————————————————

(剧情中45并没有很凶,但队员们明显表现出了对她命令的绝对服从。混一天是一天的G11和有强烈百合倾向声音很好听的小9暂且不提,日常与45意见相左、天不服地不服,想打断自己前直属领导的腿、桀骜不驯的416小姐也是这样,就很有趣了。按道理来说45是绝对打不过416的,想必是她在416面前曾经展露过某种程度上的疯狂,超出了416的认知,才会让她这么印象深刻吧。综合二人性格,脑洞出来这么一篇小短文。娱乐自己。完全破梗就没意思了,仅作为存根。)

《细冰(?)》维尔德个人同文梗概

维尔德Mk II
很早期的人形 算是原型机了

制造她的人是一个英国的上校
原型机试验阶段就很粘伯明翰上校(最早一代的研发中军方参与的产物就是维尔德)
后来被送去和其他人形一起训练(结识其他的人形:英菲、司登、布伦)
伯明翰上校在蝴蝶事件后被克鲁格保护起来,对外宣传退休,隐藏在污染区附近的山里(俄罗斯那边的雪山吧,我想。我地理真是出乎意料的差),并派刚毕业入职的维尔德去保护/照料他
一起度过了四到五年时光

看上去很中二
笨拙地努力着的孩子

对自己的制造者抱有别样的感情

无果

最后伯明翰上校去世了

老套俗套的故事

《按I键录入感情》
《感情编辑以I键结束》
《细冰》
《苍鸟》

不远的未来军方开发一种新型的人形兵器,但为了不引起民众的恐慌,新型的人形兵器被设计成很接近人类,并且拥有很强的ai演算而成的独有的模拟人格。一台很早期的,由一名英国上校(三四十岁吧大概)研发成的人形兵器维尔德,在研发出来之后去专门的训练基地受训。她在受训期间战术人形技术被证明安全并开始大规模应用,军用商用民用。但突然一个工厂发生了大规模的战术人形暴走,并有一名新型人形杀死了自己的设计师。那名英国上校作为宝贵的设计人才被政府保护起来,隐藏在战时被污染的区域,人迹罕至的一座大山里。维尔德在四年的受训结束后第一项任务就是去山里做她的研发者的护卫。她一直对自己的研发者抱有别样的情感,模仿穿着,模仿行事方式,所以和身边其他人形不太一样,不太懂她们的兴趣。笨拙地努力着的一个人形,一直搞不懂自己对研发者的情感是ai模拟情感的结果,还是真正的人类情感,懵懂地共同生活了几年,无果。最终老上校病死。

很值得深挖的一个角色,当然是画师的人设做得好。有些曲解(或者说,二次创作)的部分。游戏里也是相当喜欢的枪,每次用她都倾向于打开语音。
顺带说一句,觉得维尔德语音违和的人们,真是反了你们的天。

希望有时间能把这篇写出来,上校和维尔德共同生活的细节太难把握了。主要是文章长度。

【红心之王】地下审判(ar小队404小队找叶戈尔场子,挑衅军方)

“闭嘴。武器放地上,手抱头,面对墙转过去。”叶戈尔看着面前毫无表情的战术人形,第一次对这种低贱的人类科技产品有了一丝真正意义上的兴趣。面前的战术人形虽然是女性的形象,但对于性欲处理工具来说,面相似乎过于硬朗了一些。沧桑的人造皮肤,散乱的银白色长发,稍显宽阔的肩膀。
当他看到她脸上与“人形”这个概念格格不入的长条伤痕时,叶戈尔微微皱眉。
“一次性用品还真以为自己能够负责吗。”
“转过去。武器放地上,手抱头。”m16在三步的距离内举起枪瞄着他。
也许就有人喜欢这种的感觉的。所以说现在的小孩儿啊……他悠闲地想。
叶戈尔慢慢放下手里拿着的突击步枪,用脚向第三个方向拨去,同时暗自留意另外两名战术人形的状态。
粉色的那个守在门口,黑色的那个在五到七步外。她们似乎对这个性别不明的人形非常信任,闲散地站着,枪都没端,像是看戏一样看着这边。
叶戈尔以不被人察觉的声音冷冷哼了一声。他继续从手枪带里解下佩枪,放在地上,作势要转过身去。他用身体挡住左手,袖子里藏的单发手铳滑出来。
他再次确认了一下敌人的站位布局。那个被称作“m16”的人形枪指着地,另外二人注意力也不在自己身上。
很合适。
转过身的一瞬间,叶戈尔突然掏出手枪,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他在朝着m16开枪时手往下压了压。
“不能打死,破坏传动系统之后挟持着离开就好。”
眼前的人形一丝反应都没有,是吓傻了吗?
他全部精力都放在面前的m16上,突然余光处一个黑色身影向自己撞过来,大吃一惊,扣板机的手指就慢了一秒。他扭过身子,准备朝sop2开枪。
sop2比他还快,在叶戈尔手上刚有动作的同时就俯身前冲,像一只掠过水面的鱼鹰一般冲到叶戈尔鼻子前面,腕子发力,一抖,叶戈尔手枪随即脱手。从叶戈尔有攻击意图开始,不到两秒钟,卡特将军的得力干将就被sop2随手缴了械。
sop2把枪甩给m16。至此,叶戈尔才意识到这批看上去老旧的人形无论是性能还是战术思维都比军方给自己的资料要先进那么一些。
但他没有时间去思考这究竟是军方得到的资料有误还是格里芬保密工作做的太好,因为他的注意力被m16接下来的动作吸引过去了。手头剩下的保命武器被夺走,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m16的表演。

m16其实在叶戈尔假装投降的时候就留了一个心眼,她一直关注着叶戈尔的动向。当他转过去的时候m16就向sop2打了手势,于是自己从头至尾动都没动。只是没想到叶戈尔竟然这么简单就被缴了械。
m16从sop2手中接过枪,低头查看着叶戈尔打算用来扭转形势刺杀自己的手枪型号,嘴角慢慢咧开,脸上露出很嘲讽的笑。她缓缓抬起头看向叶戈尔,举枪对准自己下巴,然后扣动扳机。
9毫米口径的子弹几乎是零距离轰上m16的脸庞,一声巨大的枪响,枪口猛烈的火光吞噬了m16整个头部。叶戈尔人都看傻了。
硝烟散去,m16仍旧好端端地站在叶戈尔面前,只是头部由于子弹的冲击力稍稍后仰。她摆弄两下,卸下弹夹,把手枪顺手扔给身后的ar15,后者正神经质般地在叶戈尔面前绕着圈子。
“跪下。”ar15接住枪,看了看因为上膛而留在枪管里的一发残弹,恶狠狠地指向叶戈尔。
叶戈尔心灰意冷,但还是保持着身为军人的自律,笔直地站着。sop2突然飞起一脚猛踢在叶戈尔的小腹上,高大沉默的男人捂着肚子慢慢靠墙坐倒。AR-15上前把脚猛地踩在他的右肩上。脸凑近叶戈尔,阴森森地说道,“人棍是既不能点烟也不能合十祈祷的,所以想要抽最后一根烟或是向天主祷告的话,就趁现在。”
m16在后面找了个箱子坐下来,由于身体原因,她摇摇晃晃的。
“我既不抽烟也不信教。”叶戈尔仍旧以他一贯的冷静口吻说道,“动手吧。”

“是啊......是从手开始动。”sop2一反常态的脸色阴沉,右手钳住叶戈尔的手腕,直视着受害者的眼睛就开始慢慢发力往外拉。没一会,人类手腕关节发出的清脆的嘎啦嘎啦响声便充斥了整个工厂。整个漫长的虐待过程持续了一分钟有余,直到叶戈尔的手软塌塌地垂在地上。男人额头上渗出黄豆大小的汗珠,却始终一声不吭。
sop2继续往上摸,握住叶戈尔的小臂把他反扭在地上。随后蹬着叶戈尔的胳膊,往身体外侧转。

“人类的关节啊,其实是个很脆弱的结构来的。”

“为了灵巧,牺牲了杠杆系数。为了保证稳定性也只有一百八十度可动角的设计哦。”

“我原来以为这样是缺陷设计,后来才知道,这样的手就是为了被折断啊。”

“咔吧”一声,叶戈尔的右手被活生生掰到反方向。叶戈尔面部肌肉扭曲得厉害,眉毛不停地跳动,一口接一口地倒吸着凉气。
“真是健壮的身体啊……人类要锻炼出这样的力量,需要多长时间呢?”sop2的右手在叶戈尔结实的胸肌上摩挲着,用手指划出一道道深深的血线。她凑近他的耳朵,低声说:“我要把你的四肢一根一根的扯下来,扯完一根,休息一下,再扯下一根,最后就着你们家自酿的酒把你烧死。”
十指连心的疼痛已经让叶戈尔几乎昏死过去,脸憋成猪肝色。叶戈尔看着眼前这张精致惨白的面容,昏暗的光线下一股强烈的寒颤从心底升起。“这东西疯了……”
sop2一把扯起他的领子,“清醒一下,军人。一会儿之后你就会发现,和人偶在一起的夜晚,总是意外的长啊。”sop2憋不住,越来越兴奋,最后几个字简直从嘴中飘出来的。“今晚可别想睡啊。”

刚才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ar15这时候突然也凑过来,她按下sop2的手臂,掏出一张从装备袋里搜出的照片在叶戈尔脸前晃了晃:“这照片是你的吧。两个女人,一个小孩。”她把照片拉近,仔细端详,“你也是会笑的嘛。”
叶戈尔看到那张照片,突然像疯了一样挣扎起来,“混蛋!一群人类发泄性欲的工具,凭什么这么对我说话!你敢碰他们一根手指......”ar15露出烦躁的表情,一偏头,sop2把他勒紧,他没说完的话变成一连串无意义的哼哼声。
ar15皱眉,从他肩膀拔出匕首,随手把叶戈尔脚面钉在地板上。
“安静点。”
房间沉默了很久。
“哈哈,15姐、16姐,哈哈哈哈,你看这人,好像哭了啊!”sop2放开男人,兴致勃勃地叫起来。
ar15凑近一看,叶戈尔刚才愤怒的气势一扫而光,哭得鼻涕眼泪粘成一团。
“现在知道害怕了?杀ro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求求你们,放过我家人,我妻子怀孕了,儿子刚上小学,每天在为了作业烦恼,玩躲避球很厉害......我什么都告诉你们,别去杀他们......”
ar15眼中射出兴奋的光,这疯狂的表情让叶戈尔彻底灰心。
“怎么能指望人形理解你们的幸福呢,人类。”
“我什么都告诉你们,求求你放过我家人......”刚才一声不吭的硬汉垂下头,无力地重复这两句话,声音带着哭腔。

ar15正要开口,这时候,地下室入口处突然响起一声女声:“好啊。”
“45。”ar15退到一旁。
45和9风尘仆仆地进了房间,向周围几人点头致意。45走路带风,卷起一地的灰尘。9满脸嫌弃地拍拍裙子。
“抱歉,我来晚了。m4那边已经送到16lab了,帕斯卡说大概没什么问题。安全起见,我派416和11在那里守着。没问题吧?”
“她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我不再过问。”m16摆手。
“不用。”45上下打量着这个已经被虐待的失去人类模样的高大男人。“那么,这就是今天的阿瑞斯?”
m16歪歪头,“这个约翰·斯兰克刚才还对我开了一枪。他打算用这种玩意杀死我。”说着,ar15举起手中的枪向45晃了晃,后者只是轻声笑了出来。
她脱下外套,递给后面跟着的9。“哎哟,我还以为比这更严重呢。16,你是怎么让你们家的狗子在我来之前没有撕碎他的?”
“我直接跟她好好说的。sop2又不是什么动物。”ar15冷冷回道。”
她像翻看尸体一样查着叶戈尔的伤势。“啊呀呀,就算你这么说,打的还是真惨呐。叶戈尔上尉,你本来应该在期望着更合乎身份的俘虏待遇……我说的对吧?”
叶戈尔一声不吭。
“你是来逛博物馆的么,ump45?”
ump45没理会15的冷嘲热讽,“你看看你看看,总是有人不知好歹地破坏这难得的重逢。那这样吧,我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叶戈尔上尉。”她脚跟收紧,做了个标准的立正,旁边替她拿着衣服的9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原国家安全局六局特别人形中队所属人形,ump45,向您报道。希望我们能在更好的时间点相遇,也许您能给我点提携之类的。”
“少说两句吧,ump45。”m16终于憋不住发声了。
45灿烂地笑了,她看向突然变得脸色惨白的叶戈尔,她知道这个男人终于理解了自己话背面的意思。
“那么,就不叙旧了。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视情况而定,你家人的生死就掌握在你的嘴上。”
叶戈尔勉强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女模样的人形,脸上彬彬有礼的笑脸让他心如死灰。如果刚才的两个人形只是让她感觉到威胁的话,这个人形全身散发出的气场是绝对的恐怖。

换做之前,要是有人跟他说人形也有所谓“气场”的话,他肯定会把这种无稽之谈怒斥一顿。可现在,仅仅是对上ump45,他必须要努力压抑自己的恐惧才能不大叫出来。

45的出现成为了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三天后,叶戈尔的尸体被发现倒吊在自己家门口。发现尸体的人是他不足六岁的儿子。



————————————————————

本来完全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游戏之作,打了塌缩点剧情之后感觉也许官方比我还要游戏自己的剧情,于是存根。片段,前后可窥。

【蓝星与木吉他】 偶像大师百万现场 Julia同人

《二十分钟的排练间隙》(侠气乱舞)

“我现在可是兴奋的很呐……那个、那个传说中“乱世的青龙”就在我面前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很强啊,青龙!全力攻过来啊!”

金黄色短发的高个女孩以一种近乎神经质的声调笑着,左手软软垂下,右手的武士刀刃指向跪在地上的Julia,难掩脸上的兴奋。

Julia背上的衣服已被划破,稍微有些狼藉,但看样子未伤到筋骨,活动无碍。她慢慢站起来。

“你也不错啊,法子。彼此彼此。”

Julia的刀在手中挽了个花,重新摆了一个很寻常的中段构。只这一下再普通不过的动作,Julia刚才悠闲爽朗的气息一扫而光,整个人变得凌厉起来。

法子立刻觉察到Julia气势的变化,脸上的表情收敛了一些,却紧跟着双手上举,转换成了一个很偏门的上段。本来就很高大的身体看起来随时会压下来碾碎敌人一样,全身跃跃欲试。

侵略如火,上段。一边是可进可退的构;一边是放弃防御,全力攻过去的构。

“道场胜负吗?倒也不错。”

二人互相用脚步试探对方的攻击距离,对峙着慢慢接近。风猎猎作响,吹起浮尘,吹起Julia破碎的衣摆。背后隐隐露出一条墨色的青龙。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现在就算一根针落到地上都能听见回音。

双方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明白:就这一刀的事情了。

电光火石之间,某一方首先发难。只看见一个身影猛地向前跃起,手中的刀以一个极锐利的角度斩向对方肩头。定睛一看,竟然是Julia率先出手。法子大惊,她明显没有想到中段构的Julia一丝seme都没有,竟然就这样瞬间以一个破防的角度强行突入,反应慢了一拍。就这一拍,Julia的刀已经闪着寒光逼近法子肩头,要想再闪身躲避已万万来不及。法子不再犹豫,咬牙将左手肘关节上翻按在刀背上,右手前推,整个身子压到刀上,迎面去接Julia的刀。这是各种打法中尽量避免的技,是不得以时舍身保命的招数。基本上双方都知道,这招一出来,胜负其实已经分了。

好一个“乱世的青龙”!以中段构起手突入都能达到那样的程度,很难想象全盛时期时的她能散发出多浓烈的杀气。她那把刀想必饮过无数剑客的血吧。

Julia一个利落的滑步让过正面,手中刀打了个转,反手握刀,同时挥刀上挑,划出一个漂亮的曲线。法子慢慢跪倒,面朝下倒在地上。Julia作着残心,缓缓纳刀入鞘。

“放心吧。我用的是刀背。”

“卡——!!没有这句吧!!!”

坐在我前面的导演大叔几乎是怒吼起来,吓了我一跳。法子一骨碌爬起来,Julia吐吐舌头,台上台下一片哄笑。

“好了好了,刚才那场不错啊,两人的距离感和舞台感兼顾的不错。动作也还可以,能唬住人。服装,下回Julia桑的那件外套背上开口再大一点,背后的青龙有些看不到了。”

喂,到底要我家的Julia露到什么地步才行啊变态导演。我决定再接着去监视服装,不让他开太大的口子。

“动作保持这样大概就可以了吧?菊地君有没有觉得哪里需要改动的?”

导演旁边那个清爽黑发的女孩笑着摇了摇头,引起场内一片女工作人员的尖叫。“饶了我吧导演桑,我今天只是作为前辈来看一下后辈孩子们的训练而已。”

导演也笑了。“好,那就先到这里,暂时休息二十分钟。周防小姐注意准备,下一场从第四幕继续开始,Julia,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加什么奇怪的话了啊。”

“兴致很高嘛。”我站起来,把毛巾递给满头大汗的Julia。

“哟,制作人。”Julia向我一点头,接过毛巾。“因为,你看,这种工作平常不怎么做的啊。在剧场里演话剧的女主角什么的,穿着好看的衣服,化可爱的妆,真的是像偶像一样的工作!”

Julia灰头土脸的,身上破破烂烂的深色和服。我看着她无比期待的眼神,拼命压住想吐槽的念头,用自己强而有力的谈话能力结束了这个话题,“喝茶。”

“最后那个动作你看到了吗,啊啊啊,我那个滑步,太帅了!!”Julia接过了茶,继续眉飞色舞。

“帅,帅。练的时候没有哪里受伤吧。”

“没有。”

“没有就好。”

我打开保温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

“说起来我记得事务所当初决定《侠气乱舞》主角人选的时候,好像一开始的人选是望月小姐。最后才决定的是你。”

“呜......!”

Julia好像还想说点什么,最后停住了,在我身边坐下来。

“这个工作肯定最适合我家Julia啦,我当时自然是全力推荐Julia了。Julia也这么觉得吧。”

“我怎么觉得,想让杏奈上......其实只是那帮制作人觉得很有趣想看看杏奈的反应而已吧。”Julia吞吞吐吐地说。

我大笑。

“吃东西吗?我带了点车站旁边的面包。”

“3Q,制作人。这不是翼很喜欢吃的那种吗。”

“是吗。哦对了,说到翼,翼今天好像过来看排练了哦。”

“诶?她今天没有工作吗?”Julia举着面包,有些震惊的样子。

“嗯——好像专门把时间推迟了一下,就为了看你自弹自唱那一部分。”

“啊......”Julia环顾四周,寻找翼的身影。

“已经走了,走的时候还在喊着'不好不好,要被美希前辈骂了'什么的。”我看着Julia稍微有些不自然的神情,心里好笑。这彻底是被粘上了啊。“然后是,美希和翼那边都在找我拿票,你觉得怎么样?”

“诶?什么...怎么样?”

“就是你想不想给不给她们票。我建议让她们来看一下。美希小姐之前以女二的身份参加过全国巡演的话剧,她的意见一定会对Julia有很大帮助。”

“事、事务所的关系席呢?”

“早就抢光啦,as那边几乎都过来看,剧场组剩下的几张票宫尾小姐要走了三张。”

“呜......!那就,给吧。”

“不用紧张的啊,没关系,你演的很好。”我说,“明明平时唱歌的时候都是游刃有余的。”

“嗯哼。”

我还想说点什么来鼓励她,这个时候,一个褐发梨花头的小姑娘手里捧着一小盒曲奇饼走到我们面前。“Julia,这是家里做的饼干,让我带过来给剧场里的大家一起吃的,吃一块吧。”

是桃子桑。桃子桑她还是穿着台上那套素净的水手服,走动时藏青色的裙摆泛起涟漪,站立时仍在微微摇曳,煞是好看。耳旁的头发梳成蓬松的小波浪卷,细碎的刘海儿被汗浸湿,贴在额头上。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Julia。脸上未免有些稚气,可眼神透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着。我盯着她头上插的一束花朵式样的木质头饰看。

“哦哦,谢啦。”Julia这丫头,看到桃子桑满脸是笑,顺了顺桃子桑的小卷毛。“嗯,真好吃,桃子自己做的吗?”

“妈妈也帮了很多,真的好吃吗?不会太甜吗?”

“嗯,甜度正好!”

桃子桑笑了,很开心的样子。“这位大哥哥是Julia桑的制作人吗,你好,请多关照。”

“你好~”好可爱的孩子~我也学着Julia的样子,伸手去摸桃子的头,可在手触碰到桃子蓬蓬的头发之前就被桃子用毫无表情的眼神拒住了。

那真的是冷冰冰的眼神,虽然不是带有敌意,却足够让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第一次见面就去和女性进行身体接触什么的。

桃子微微欠身,“制作人,如果不嫌弃的话也请拿一块饼干吧。”

我的手正好在空中,收回去也不是,不收回去也不是,得了这个台阶,立马伸上去拿饼干。“失礼了,桃子小姐,抱歉。”

桃子桑表情略微柔和了一点。她又向我欠了下身,“那先告辞了。”给Julia挥了下手,就走向法子那边,应该是去继续派饼干了。

“咳。”我干咳一声。

“有的时候是会这样的啊。桃子酱是个很rock的女孩。”Julia安慰我。

“咳。她演技不错的,很自然。”

“是啊,很多时候我跟她对戏压力都很大。感觉她跟翼有点像,都是属于那种自体发光的偶像。就算在台上看也很耀眼。”

“别看今年才十一岁,人家已经出道五年了哦。”

“五年?童星吗……哇,我开始唱歌都没有两年啊……”

“嘿嘿,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多向她学习吧。”

“啊啊,真好啊。长相又可爱,演技又好,很适合穿那种轻飘飘的裙子呐。”Julia垂下眼睛,“不过,这么小就进入到这种业界,想必也很辛苦吧……”

我摊摊手。

“但有的时候把那种干练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才正是幼稚的表现哦?”

Julia学着我的样子,挑挑眉。

“你那是什么意思……唔哇,好甜!这饼干,太甜了!”我突然意识到桃子桑可能就在附近,压低了声音。“我都觉得糖加多了。真亏你能吃下去啊……”

Julia笑着做了一个“Catch you”的手势,“制作人,这句话一点也不rock啊。”

“有没有跟真君打招呼?”

“待会去看看吧。”

“就算是那种稍有为难的表情也那么帅,真君的魅力真是男女通吃啊。”

“吼~那就是说我没那么帅咯。”

“啊啊当然,Julia也很帅哦。”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Julia站起来,把面包袋子给我。“那差不多我就先过去啦。看那边法子和真都要开始比划了。”

“好。下午排练认真一点,我待会有个和音乐台那边的商谈,晚上再来接你。”

Julia转过来面对我,往后倒退,右手二指并拢,在眉毛上一挥。

我开始收拾东西,没一会儿,导演一边用力拍着手一边说:“好了好了,准备了,美丽的小姐们!第四幕,第五场,action!”

我在舞台侧面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了。